第08版:瞿上城 上一版3
“俗人”王戎
洗澡话今昔
我最喜欢的季节
      
 
版面导航  
上一期    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 年 8 月 13 日 星期 放大 缩小 默认

“俗人”王戎

李一

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曾言:“汉末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政治最混乱、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,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、极解放、最富有智慧、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,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。”故谈中华精神必绕不开以风流为皮、矛盾为骨的魏晋风度,而看魏晋风度又必然绕不开“竹林七贤”。“竹林似乎成了一个界限、一道屏障,将世俗隔离开来,在林中形成一个自由高雅的精神世界。”正如王文革先生所言,“竹林”已然符号化,大声地告诉着每一个在政治泥潭中苦苦求索、在战争硝烟中苦苦挣扎的世人,在“竹林”中有座“桃花源”。也无怪乎谢安有言:“若遇七贤,必自把臂入林。”

谈及“竹林七贤”,人们会想到嵇康的广陵绝散、阮籍的穷途之哭、山涛的有情有义、向秀的老庄之学、刘伶的借酒避世、阮咸的善通音律……但是说到王戎时,恐怕就只剩下“卿卿我我”的儿女情长,或是“卖李贪财”的吝啬小气……王戎,这个被阮籍嘲为“败兴俗人”之人,究竟俗不俗呢?

王戎,是个“俗人”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”中的百年大族琅琊王氏,出生于这样显赫的身世、家境,可在历史上王戎却以“贪吝”出名。在《世说新语·俭啬》九则小故事之中他一人就占据了整整四条,记载了王戎的为人贪吝:与夫人手执象牙筹计算财产,日夜不辍;其女出嫁借了数万钱,很久没有归还,女儿回来省亲时神色不悦,直到把钱还清才高兴起来;其侄子结婚时只给一件单衣,后来还将单衣要回来了;欲拿自家的李子去卖,又怕别人得到种子,就事先把李子的果核钻破……看到这些可笑的故事,发生在这样一位出生于高门大族之人身上,大家都会觉得王戎是一个“俗不可耐”、苛待于人的吝啬鬼。

可是,王戎不只是个“俗人”,他实则是一位早而夙慧之人。六七岁时,王戎在宣武场看表演,当时猛兽在栅槛中咆哮,众人都被吓跑了,只有他站立不动,神色自如,魏明帝曹睿大赞其为“奇童”。在《世说新语·雅量》与《晋书》中也讲了王戎七岁不取道旁李的故事:王戎与诸小儿游玩时,见路边的李子有许多而不和其他人一起去摘,问其原因,才说是道边李子那么多未被采摘,一定是因为李子很苦,结果果然如此。一位七岁孩童,能够从一个小小现象之中见常人所不能见、思常人所不能思,如此机敏善察,确为“奇童”。也无怪王戎年仅十五岁就加入了“竹林之游”,年长二十余岁的山涛、阮籍等人能够越过年龄的界限,与之交好畅谈……

王戎,不只是个“俗人”,更是一位“邈若山河”“死孝”的真性情之人。在任尚书令的时候,王戎有一次从黄公酒垆经过,他对车上的人说:“我从前和嵇叔夜、阮嗣宗一起在这家酒垆痛饮,在竹林之下游乐,我也参预末座。自从嵇生早逝、阮公亡故以来,我就为时事所拘。现在看到这酒垆虽然很近,却又像隔着山那么遥远。”廖廖数语,道不尽其入世的烦忧和对挚友的思念,此乃真性情!在《世说新语·德行》中曾记载,王戎、和峤同时遭遇大丧,和峤虽然礼数俱全但神气不损;王戎虽然未曾遵循礼数服丧,但他已经形销骨立,故谓之“和峤生孝,王戎死孝”。这样发自内心的“哀莫大于心死”才是真正的“孝”。《世说新语·伤逝》中也记述到,王戎丧儿万子,山简往省之,王悲不自胜。简问其曰:“孩抱中物,何至于此?”王戎回曰:“圣人忘情,最下不及情。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”

王戎,在乌衣巷的高门大宅之中,他是担起捍卫家国之责的安丰县侯,回到“竹林”之中,他是放肆相互而歌的“七贤老幺”。在其他名士或选择隐入山林、或选择无奈出仕、或选择恣肆啸歌、或选择座上清谈之时,他却选择了在“世内”与“世外”间的自由穿梭……时光流转千年,瑟瑟修竹的绿影婆娑下仿佛仍然掩映着“七贤”的惠风和畅,曲水流觞。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slnews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双流网 版权所有
蜀ICP备100061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