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版:副刊 上一版3
远去的“三转一响”
古渡
何以为家 唯有中国
      
 
版面导航  
上一期    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 年 10 月 9 日 星期 放大 缩小 默认

古渡

□宋扬

“嫁人莫嫁宋家坝,过河秧盆真可怕”“嫁人就嫁宋家坝,遍地大米白花花”。好长一段时间,那条横在宋家坝与场镇之间的长河,在全镇人眼中,像把双刃剑一样存在着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县里主持,镇上主管在宋家坝5队的长河段拦水修坝。发电站一建,宋家坝通电了。通了电的宋家坝有了抽水机,于是长河水流遍宋家坝,流出了坡度不一的梯田。白花花的大米从碾米机里流淌出来,“嫁人就嫁宋家坝,遍地大米白花花”,不少吃不饱米饭的人家把闺女的未来夫君锁定在了宋家坝。

也有人惧怕宋家坝的水。 “嫁人莫嫁宋家坝,过河秧盆真可怕”。这句顺口溜诞生在一场“盆祸”之后。

那一天,暴雨连下了一天一夜,过河的大秧盆里坐了6个人,木片在水里拼命划呀划呀,还是没有较量过比箭还快的洪水,洪水起伏着,滚涌着,咆哮着往下游奔注。盆毁人亡的结局无法避免了……

这次“秧盆之祸”让“嫁人莫嫁宋家坝,过河秧盆真可怕”的顺口溜就此流传开来。其实大家都不怪罪秧盆,秧盆的本职工作只是在水田里运载秧苗和成熟的稻子。无可奈何呀,秧盆成了没有大船的宋家坝过河的唯一交通工具。

村里太需要一条大船。

交通局没有现成的大船,县内也没有造船工厂。有消息灵通的,说我们乡几十里外的另一个乡有水泥船——钢筋外面浇铸的水泥,经事(坚固)得很。那人还说,船是那边的备用船,他们还有一条船。交通局获此消息,如得至宝。几番做工作,人家终于答应把船借给我们。

水泥船用了好几年,船首船尾因为长时间在河滩上冲撞,起了大豁口,漏出根根钢条。村里又打报告上去,交通局协调后调来一艘更大的旧钢板船。

又过了几年,坝上有了第一家楼房,六轮拖拉机“突突突突”把砖、瓦、水泥、河沙运到渡口对岸,主人家还得雇人肩扛背挑把材料搬到宅基地。没有桥的宋家坝给村民的生活增加了不少麻烦。

一场火烧连房的大火,将修桥之事推上了议事日程。

那年,全坝的人都参与到灭火中,用瓷盆,用木桶,用粪桶到池塘里取水,到长河里取水。那些水刚倒进火坑,瞬间又被火舌吞没了……乡上把情况报告给县上,两台消防车一路啸叫着冲向宋家坝,却被长河阻挡在河的对岸……

那场大火让32户人家失去了住所。痛定思痛,村委会决定修桥。

桥前前后后修了两次,到第四年才通车。桥通了,接着又修路,从泥巴路到碎石路再到水泥路。村里的交通工具也有了变化,先是走村窜乡的兽医辜栋梁把他那辆“飞鸽”牌自行车换成了烧汽油的摩托车。近些年再回村时,幢幢小洋楼的门口,已经停上了私家小轿车。

古渡不再是一个渡口。从古渡大桥上驱车飞驰而过的人们,正在享受祖国快速发展所带来的种种幸福。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slnews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双流网 版权所有
蜀ICP备10006137